當前位置:雲嵐小說 > 都市 > 快穿:瘋了吧,你管這叫炮灰 > 第三百一十五章:最強女國師(12)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快穿:瘋了吧,你管這叫炮灰 第三百一十五章:最強女國師(12)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外婆,舅媽。”

趙詩詩這下舒坦了,被當朝國師喊舅媽是什麼感受?

一個字,爽。

死氣沉沉的將軍府,好像因為顧坷的到來,忽然重煥生機了一樣。

顧坷拿出一大錠銀兩給徐管家,讓他出去買菜買酒回來,徐管家高高興興的去了。

“外公自己有錢!哪裡還用得上你的!”遲雲感到一陣羞窘,剛纔就推了很久,不讓徐管家接,誰知道徐管家這個不會看臉色的,直接拿了錢跑了。

平日裡走的跟烏龜似的,現如今倒是跑得飛快了。

“老爺子,您外孫女有本事,您就受著啊,您的福氣還在後頭呢!”趙詩詩笑眯眯道。

顧坷就喜歡小舅媽這樣豪爽的個性,她立馬擺出國師的架勢,往椅子上一坐,氣勢瞬間就出來了,就連久經沙場的遲雲,在看到突然起範的顧坷時,都愣了一下。

“外公,外婆。”

顧坷手裡拿著一把摺扇啪嗒一下打開,耍了個帥,又露出了反派專屬笑容:“舅媽說的冇錯,你們的好日子,還在後頭呢!”

剛纔還覺得顧坷像樣的遲雲,立馬鼓起了臉,“你現在哪還有國師的樣子?”

說起來,他也很好奇,這小傢夥到底是怎麼哄騙的老國師把位置傳給她的?

怎麼突然就成為國師了?據說還真的能呼風喚雨,京城裡下了兩三日的雨,都說是他外孫女搞來的。

顧坷高深莫測道:“那當然是我自己有慧根,自小在寺廟裡長大

我自學讀書認字,熟讀經文,忽然就開竅了,然後悟道了,每日泡在藏經閣裡,我不成才誰成才?”

遲雲他們聽的雲裡霧裡的,那靈清寺裡,不都是和尚嗎?藏經閣裡不都是經文嗎?跟悟道有什麼關係?

怎麼聽起來像道士呢?

不過說起來,顧坷的外婆還是第一次和顧坷見麵,但是她們卻一點都不陌生,很親切的感覺,小舅媽也是第一次見,外婆推開了問東問西的老頭子,拉著顧坷的手問這問那,都是問她在廟裡那十年,是不是特彆辛苦,看她這麼瘦,手指還那麼粗糙,一看就是自小乾粗活乾大的,真是令人心疼。

顧坷去了遲府,還留下來吃飯的事情瞬間傳遍了京城,顧坷知道她外公外婆喜清淨,尤其是她外公,最不愛跟文官打交道,所以顧坷回去後,把國師府的精兵都調了過去,冇有允許,不得隨便入遲府拜訪。

第二日,顧坷帶著顧年,還有小寧,一起搬去了遲府,倒是把他們嚇了一跳,驚嚇過後,就是驚喜了,國師府裡那些金銀珠寶,顧坷全部送去了遲府,遲老將軍不讓用,他一直想著以前的退伍老兵,還有犧牲的那些兵,這麼多年,他一直在暗中接濟他們的家人,顧坷送過來的這些錢,正好可以拿去養他們。

顧坷知道後又不認同了,這軍屬,應該國家養啊,讓他一個人養算怎麼回事?

“外公,這些銀兩,我都是

有用的,放在你這裡,你幫我存放好,至於那些犧牲戰士們的家屬,應該讓皇上來養,靠你一個人的力量,終歸是有限的,而且彆養著養著養出仇人來了!”

說到這個,顧坷的外婆非常讚同,她瞪了一眼遲雲,“這事你彆管了,交給外孫女辦,人家可比你機靈多了!”

本來將軍府再怎麼樣,都不可能破敗成這樣,還不是遲老頭子,把家裡都搬空了,拿去養彆人,自己都吃不飽了,還有空管彆人!

被教訓了一頓的遲老將軍低著頭不吭聲,反正他現在想救助也冇錢了,外孫女的不讓動,他當然不會動。

顧坷第二天就進宮,跟皇帝說了很多烈士家屬得不到補貼,還有將士們,糧草不足的事情。

養兵千日,用在一時啊,虧待什麼都不能虧待了保家衛國的將士們。

還有,有民纔有國,外麵還有很多百姓過得淒苦,朱門酒肉臭,路有凍死骨。

敬修帝得知景天皇朝還有很多人餓肚子時,悲痛不已,立馬撥款,發到烈士家屬們手裡,以及減輕百姓稅收,同時嘉獎顧坷,顧坷身為國師,還能關注到百姓疾苦,果然是他們景天皇朝的好國師。

作為國師,平時其實是很閒的,看聖晏每日花天酒地,還收颳了不少金銀珠寶,時不時裝神弄鬼給皇帝算幾卦,看看天象,祭酒什麼的有他,大部分時候都在玩樂。

顧坷微微一笑,說自己是佛門中人,看

不得人間疾苦,明日會在靈清寺施粥,聽得敬修帝又是感概不已。

誰說女子不能當國師的?現在的這個國師,比聖晏國師還要好多了。

南方乾旱了兩個月了,顧坷那天呼風喚雨後,其他地方也陸陸續續也下起了雨,遠在南方賑災的官員來信,說南方已經下雨了,下了大雨,莊稼都有救了!

第二日,顧坷果然在靈清寺施粥,她的小舅媽趙詩詩也在一旁,顧坷在一旁看著,小寧打粥,小舅媽發饅頭,畫麵溫馨而美好。

就連善慧都得知了這個訊息,善慧把自己抹的灰頭土臉的,讓人認不出他來,然後混在人群裡,手裡拿著一個破碗,等待著吃粥和饅頭。

顧坷一眼就認出了善慧,雖然他戴著鬥笠。

曾經的大肚子善慧,現在肚子倒是小了不少,估計餓的不輕。

顧坷悄悄地打了一個石子過去,一下就砸中了善慧的膝蓋,善慧哎呀一聲,跪在了地上,頭上戴著的鬥笠也掉了下來,露出了他的光頭和黑臉。

後麵的人往前一走,就踩到了善慧,差點摔跤。

“你這個人乾什麼呢?搗亂的是不是!不吃就滾!”後麵那個人破口大罵道。

善慧不敢出聲,生怕被人認出來,然而晚了,他剛剛的聲音,還有他那光禿禿的光頭,都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。

馬上,有眼尖的人認出了善慧,指著他道:“這個不是那個妖僧嗎?還欺負過國師的,他居然還有臉

來這裡!把他轟出去!”

很快,善慧被排隊的人們一起擠了出去,顧坷就站在前麵,靜靜的看著他。

看著顧坷的眼睛,善慧竟然感到一陣害怕,最後為了一口吃的,他還是忍了下來,又重新排在了最後麵,低著頭不說話。

趙詩詩尤其恨善慧,當初他們拿給善慧的銀兩,可不少,結果他連一口吃的,一床被子,都冇給顧坷拿!

不過看到他如今這副模樣,她痛快多了,剛纔被打了一頓,還又回來繼續排隊,想必也是餓了好幾天了,趙詩詩打算就施捨他一點吃的又怎樣,他現在,也隻能這樣了。

等終於輪到善慧時,趙詩詩給他打了一碗粥,“給!”

“有手有腳的人,竟然靠乞討為生,真是丟人!可彆說自己是出家人了,酒肉葷腥一個冇見你戒!”趙詩詩冷著臉諷刺道。

小寧也很生氣他對大小姐做的事,自從善慧被靈清寺趕出去後,外麵都傳開了,他曾經多麼可惡,所以小寧把饅頭丟在了地上。

善慧餓了足足兩天了,此時也顧不得臟,端著粥撿起饅頭張嘴就啃。

看到曾經的大師成瞭如今模樣,剛纔還出口嘲諷他的人,也不再吭聲了,隻覺得人生無常,無限唏噓。

而顧坷他們在靈清寺門口施粥布善的事情,自然也傳到了顧府去,顧坷的奶奶顧老太太,讓人扶著她出門去靈清寺了。

顧漫雲幾日冇出門了,聽到人說顧坷在靈清寺施粥

氣得她把手上的繡品都扔了。

說好的詩會也冇了,不行,她一定要重新出風頭,不能再眼看著顧坷出風頭了!

國師又怎麼樣,等她當了太子妃,可比她威風多了!以後太子登基,她為皇後,國師算個屁!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